•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

    染筱萋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108.28万

    这是一个逗比男人与多重人格女精神病的爱情。   初见,染柒柒救了东方夜袭,回眸一笑,如黑夜里最灿烂的烟火,“下次要小心,可不是每一次都会那么幸运的遇见我!”   下一秒,她便被爆炸吞没了,他的初恋还没开始就夭折了,时隔六年,再次重逢。   萝莉版小媳妇哭的泣不成声,“我砸下去的时候,明明是个QQ,怎么就变成了迈巴赫?”   东方夜袭心疼的搂着新娶的小媳妇,“都怪车标的形状太像了,不怪你,就算是迈巴赫咱也能赔得起。”   女王陛下版的小媳妇,指着他怒声质问,“暖床的,你连洗脚水的温度都掌握不好,你还活着干什么?”   他幽怨道,“你忘了,我床暖的好。”   妈妈版的小媳妇,撸猫一样的抚摸着他的头发,一脸慈爱的问道,“崽崽,妈妈熬的汤好喝吗?”   东方夜袭看了一眼碗里的红参鹿茸汤,他一点也不肾亏好吗?咬了咬牙,笑的格外灿烂,“妈妈,好喝,晚上太黑了,你能哄我睡觉吗?”   只是后来,他怎么就把最心爱的女人逼疯了?东方夜袭抱着失控的染柒柒,“柒柒不怕,我陪着你一起疯好不好?陪着你毁了这个世界。”

  • 夫人她天天都想离婚

    苏子欢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238.67万

    【老司机VS小狐狸,虐渣甜宠,婚后恋爱】 苏婠婠被渣男未婚夫劈腿了,小三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! 为了打脸偏心的父亲和白莲花的继母渣妹,她脑子一热,答应了神秘大佬的求婚。 传闻霍竞深是南城首富霍家的长孙,他俊美不凡,气度矜贵,成熟优雅……是所有女人眼中最完美的钻石男神。 可他居然大了自己整整10岁? 苏婠婠心里各种嫌弃:年纪太大!审美有代沟!毫无趣味的老男人! 她后悔了! 她天天都想要离婚! 谁知婚后,霍竞深私底下疼她入骨,外人面前更是宠妻如命。 “老公,我没钱花了!” “老公,有人欺负我!” “老公,快把狗牵走!” “老公……” 其实嫁给老男人的好处还是挺多的,她成为了南城首富的夫人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!可作威作福,持靓行凶! 嗯,真香!

  • 我家夫人会通灵

    楚胤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222.42万

      当鬼才灵师重生成了炮灰少女,一纸契约就要将她打包送人。   符晞表示,她不是家族谋利的工具,更不是任人欺凌的炮灰。   前世被陷害惨死,这一世便不让自己再受半点委屈。   姐妹算计,亲人利用,好在还有疼爱她的父母。   好友背叛,渣男无耻,终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   符箓法阵,无所不能。   打脸虐渣,我最优秀!   =========   秦家少爷,性情古怪。   传言秦少爷天生眼盲,因此整日将自己关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。   传言秦少爷性情暴戾。   符晞挑眉……   天生眼盲?那这个眼神专注,双眸若星的男人是谁?   性情暴戾?那这个满脸宠溺,俊逸温润的男人又是谁?   =========   【一对一、重生爽文、男强女强、sc】

  • 非人类偶像女团

    天才宝宝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25万

    余繁锦从喜欢的人那里收到一盆花,他也不知道,为什么对方要送自己一棵盆栽,只知道对方叮嘱自己要好好养。 为了不让心上人失望,余总每日在工作的空余,花了大把心思去照顾它。 终于有一天,余总觉得自己在栽培造诣上越来越高的时候,他临时出差,把花交给秘书代养半个月。 三天后。 心上人就打了飞的追过来,把萎了半截的小白花摆他面前,道:“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!” 余繁锦:“?” “你都不亲亲它,你看它多伤心啊!” 余繁锦:“???” ** 一句话: 你看天上有星辰,那是曾经的你我。 ** PS:娱乐圈+妖魔元素,女主是花妖~

  • 急婚如律令

    苜蓿果子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173.41万

      八岁那年,桑小七初见十六岁的郁家小叔,郁家小叔一身帅气逼人的迷彩服,威武神气,钻石中的极品男神,闪瞎了桑小七的心。   于是八岁的桑小七就有了一个宏伟的目标:她要打下郁炎天那座碉堡。   高中一毕业,桑小七怀揣一腔热血毫不犹豫的选择那条距离郁炎天最近的路。   为了引起某人的注意,就开始作天作地。   一次带着一帮菜鸟闯入野狼窝。   于是,被郁家小叔虐得‘身心俱残’。   ……   郁家小叔的口头禅:桑小七就是个任性不懂事的孩子。   于是,桑小七用了4年的时间,将自己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变成一个优秀的,足以匹配他的女人。   用了4年的青春和爱恋告诉他,她早就不是个孩子了。   肆意张扬过,轰轰烈烈过,只是那个冬天还未来临,她20岁的年纪却沉寂得如同烟花一般消失在郁家小叔的世界里。   郁家小叔漫天满世界的找,他以为她身陷囹圄。   她却活得有滋有味,风生水起。   郁家小叔腥红了眼眶,扛着小丫头就直奔民政局。   外面野狼太多,他要是再浑噩下去,老婆就真的跟人跑了。   【桑小七的虐渣记】   1.某某的初恋情人找到面前,指着桑小七的鼻子大骂她,“桑小七,你这个小三,狐狸精,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是不是?”   桑小七扯了一下帽檐,妖艳撩人的一笑,“你骂得对,我要是不把那个谁给勾走,都对不起我狐狸精的美名了。”   于是这话,转身就飘进了郁阎王的耳中,狠狠的被操练了三天。   2.某女趁着桑小七在睡懒觉,就端着滚烫的茶水想要烫死她。   结果桑小七一伸脚,那一整杯的茶水全都喂了某女。   某女哭着大骂桑小七黑心,要领导给她一个公道。   某领导不咸不淡的给了个‘公道’,“桑小七,一千字检讨。”   某女懵!   就这样吗?   3.郁小三抱着郁小叔的大腿,直嚷着,“求包养,求包养!”   桑小七眉梢一挑。   隔天,郁小三就坐在华胤的郊外庄园的沙发里,一脸幽怨。   华胤啧啧的同情,其实很幸灾乐祸的,“郁小三啊,你是斗不过你妈的,还是以后乖乖的跟我一起生活吧。”   他都斗不过,更何况这小不点。   郁小三不甘,拿了手机给郁小叔打电话,结果‘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’。   在把庄园里所有人的手机都试了一遍后,郁小三仰天长叹,“来到雷把我劈了,我要回炉重造,绝不要这个没良心的妈妈。”   

  • 魔眼小神医

    相思如风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775.5万

      乐韵最大的理想就是:成为华夏最优秀的医生。   好运来了挡不住,高考前无意间开启一个系统,双眼获得魔力,看一眼就知人或物有无生病,病在哪个部位。   系统空间种出来的药材吃一口,力气充盈,吃一样,身体倍儿棒,乃医生成神之必备神器。   一直为当杏林国手而奋斗的乐韵,简直乐晕了。   只是,现实很骨感,系统是半残的,需要吃东西维持,它不吃金不吃银,要吃有灵气的翡翠玉石,异珍奇宝等高大上的东东。   从此,乐姑娘在成为旷世女神医的道路上又多了一项任务—帮系统找粮食。   

  • 十字茶果香

    那紫凡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3.95万

    柔秀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,她在人间赎因亚当和夏娃的过失而留给人类的种种罪孽,她认真地生活,勤劳地做人,希望得到灵魂的拯救,从而走上天堂的路。她也希望她的孩子们能像她一样走上天堂的路,可是孩子们各自有各自的人生见解和对生活的不同的态度,有他们不同的人生道路......

  • 沈南君,我如果爱你

    公子九竹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10.49万

      若是选择结婚对象的话,我会选一个可以与我比肩而立的人,我们互相倾慕着对方,支持着对方。在人格上,要有最起码的平等。   其实,我也曾像个少女一般,做过梦,追过梦中人。如今大梦初醒,只愿与他幸福的生活。   我的爱人,我希望你幸福,也希望我幸福。

  • 冷少来袭:老婆,太撩人

    藉秋风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64.26万

      【初次相见】   金闪闪想往一边站站,靠到电梯的墙上,可是脚步故意更她作对似得,偏偏不听使唤,往后一退,直接退到冷墨辰怀里。   她没发现,身后的冷墨辰嫌弃的表情,差点烧了金闪闪的后脑勺!      “对……不起!”金闪闪下意识地就跟冷墨辰道歉。     【再次相遇】   金闪闪的呼吸急促起来,苍天呢,就不给我留条活路吗?   人家是被逼给地主家的傻儿子做媳妇,难不成她是被逼给这个变态加残疾做老婆?   金闪闪怯怯地暼了冷墨辰一眼,不不不!不行!   她不喜欢残疾人!   变态,更甭提!   冷墨辰的脸抽了抽,你这眼神,是几个意思?   灯都亮了,你都没认出来?   就算没认出来,但看到我这盛世美颜,也不该这反应!   ……   初次相见,冷酷又冷漠的他,带着偏见帮助了她,让她免于失身他人,保了清白;而她,却是只字不留的离开,不见踪影。   再次相见,她对他毫无印象,似乎他从未出现在她生命中一样;而他一眼便认出她,同时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开始不安分的骚动!这不安分的骚动,受到了来自各方的热潮冷风!     然鹅,心理素质超强又自信十足的冷少,才不会理会这等闲言风语,他只觉得这些人是对他的羡慕嫉妒恨!     (本文,男女主身心干净,绝对宠溺甜蜜,酥麻入骨,欢迎入坑~)

  • 女人心

    靓雪飞燕

    现代言情连载中31.2万

    有着热情开朗个性、忧郁活泼内心、爱情美好向往、现实幻想茅盾集中统一而又各为一体的女人心绪、心魂,象是那人类最为本真的东西冲击在社会现实中,使这个社会更生动起来! 蕊就是在这样的现实中努力的生活着,有许许多多的酸甜苦辣、悲欢离合,但依然让自己过得充实、真实,没有违背自己内心渴望的这样一个心灵载体。 她努力的生活着,积极的追求着自己想有的幸福生活,然而,当爱来时,她还什么准备也没有做好,却差一点让身心剥离在世俗的繁杂之中,真心也已毁灭,于是她也世故起来,忘记了自己的本真,有了自己的行事作风,至此却一再的让自己陷入了精神的泥潭,爱与哀愁相伴随,一步步走远,越来越迷茫!